繁体版 简体版
爱阅读 > 古代言情 > 懒凰戏凤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穆紫鸢

腊月十三申时,我穿着厚厚的棉衣吭哧吭哧地爬上了西峰顶,在望阳石旁找了个最好的位置站定,伸手拂去石上的积雪清出一块空地后,将我带上来的一件厚厚的灰色棉袍铺上,才将笔墨纸砚一一摆了上去。

一切准备好之后,我放眼望向天边,静待夕阳西下。

这里果然是观景的最好位置,苍然山的座座雪峰映着落日的余晖呈现出他们最柔和的一面,我不禁出了神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身后有踏雪声响起,白发白须的老头走到我身边站定,初时没有说话,似是也在欣赏这山间的美景。

许久,他才缓缓开口,“昨日,云皇率军直入燕王都,燕秋老王自缢,燕秋国,亡了。”

“哦。”我眸光落在那天边的云霞上半点不移,漫不经心地应了声。

苍然老头看向我,“云皇对你也算尽心,杀蓝王,报家仇做的一点都不含糊,可你却是这般没心没肺的模样,啧啧啧,真让人寒心。”

我眉角抽了抽,挑眉看他,“你的意思是我该感激涕零,以身相许?”

苍然老头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身后,转头笑眯眯道:“这倒不必了,老朽只是在想你这个小姑娘该是如何的狠心肠,当初对岚儿也是,就连岚儿都说……”

我问:“说什么?”

“说你心里有他又有何用,还不是一次次离他而去,他说他头一次知道有人能对自己如此心狠的。”

我心中愧然,默了良久叹道:“以前是我顾虑太多,自觉这样是对他对自己都好,如今知道错了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这与对云易不一样,云易城府太深,心中多半都是他的天下,他做的那些事,虽说是为我,却对他的宏图更有益,否则他也不用将那蓝王逼到青门关外再动

手,这其中原委不用我说前辈也该知道,抛却这些不讲,最重要的一点是,我爱的不是他。”

“你还在为岚儿的事恨他?”

我闻言浅笑,“谈不上恨不恨的,我只能说,他与我无关。”

苍然老头似是还想打破砂锅,就没见过哪家的得道高人是这么八卦的,当初是谁觉得他仙风道骨来着。

“前辈再问下去,休怪我无情哦!”我笑眯眯地望着他道。

苍然老头果真噤声。

我满意一笑,见天边红霞渐染,提了笔。

苍然老头目光落在我的手下,眼睛立时瞪得老大,“这这这,可是老朽的衣服?”

我看了看道:“恩,是呀,纸沾了雪水就不好了。”

“你你……”苍然老头愕然。

未等他你出个结果,一个温润的声音淡淡传来——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转身看去,楚岚踏着白雪徐徐行来,俊美得犹如天外仙人一般。

苍然老头哆嗦着手指指着我,“岚儿你看他用为师的衣服做了什么,为师可就这么几身袍子啊。”

我看着他的胡子都被气息吹得立了起来,忍不住低头轻笑。

“你看你看,她还笑,岚儿你也不好好管管她,一个女儿家成日里就想着怎么捉弄人,成何体统。”

楚岚走过来一边用手中的狐裘披风将我裹好,一边漫不经心道:“师父莫埋怨了,紫儿跟你不过半斤八两,你若改了,她自然也就改了。”

苍然老头气噎,“两个小没良心的,不是老朽,你们能有今日这番郎情妾意,朝夕厮守?”

我想了想,诚然道:“唔,这件事是该谢过前辈,多亏了前辈绣花神针使得妙,就连东方不败也要略逊一筹。”

不错,那日云易将剑刺入楚岚胸膛前,正是苍然道人暗中使了两

枚绣花针,一针击在云易的剑上偏过楚岚的要害,一针淬着还魂散封住了他的大穴,避免大量失血。

苍然道人不愧老谋深算,可是一马归一码,楚岚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也是受了许多罪的,我岂能就这么饶了他?

所以不要说我没心没肺,我可是很记仇的。

苍然老头闻言疑惑问道,“东方不败是谁?”

楚岚也不解地望着我。

我顿了顿,道:“是个将绣花针使得出神入化的大英雄。”

看吧,其实我还是个善良的人。

苍然老头可能琢磨了半天也没觉出这句话到底哪别扭,于是施施然半响只瞪了我一眼便下山去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